厦门 出发>>
欢迎回来!
今天天气
 阴   低温 15℃~高温 18℃
更多

热门游艇品牌推荐

菲尔兰(Fairline)

菲尔兰(Fairline)

Fairline游艇由Jack Newington于1963年创办,目前为著名PE机构3i集团所拥有,FAIRLINE(菲尔兰)游艇品牌被公认为世界上顶级的豪华游艇制造商,其工厂及公司总部位于英...

[点击详情]
博纳多(Beneteau)

博纳多(Beneteau)

至今已有120多年历史的法国博纳多集团在国际上久负盛名,是世界首屈一指的帆船游艇制造商,也是欧洲最大的船艇生产商(包括动力游艇和帆船),在世界游艇制造领域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被公认为是性价比最高...

[点击详情]
蒙地卡罗(Monte Carlo)

蒙地卡罗(Monte Carlo)

蒙地卡罗游艇是博纳多旗下的意大利游艇公司,结合意大利制造工艺与法国工业技术,在世界游艇行业占据领先地位。蒙地卡罗的目标是在延续意大利游艇传统建造耐用游艇的同时,以创新技术丰富游艇价值,更好地满足...

[点击详情]

汪潮涌——中国帆船运动的拓荒者

时间:2014-10-20 15:16:55 来源:游艇 编辑:客运站

汪潮涌一不小心成了中国帆船运动的“拓荒者”,在他看来,组建中国之队并不像媒体说的那样只是烧钱,其中凝结着更多的探索精神和商业价值。

当新兴的企业家群体在生活方式上开始试着与国际接轨、热衷起户外运动时,高尔夫、登山、骑马等便一下进入了他们的圈子中。但诸如此类的大多数项目仍旧在陆地上,传统而“接地气”,在体会大自然的庄严肃穆时少了些许灵动与激情,而大海和帆船就能给爱好户外运动的企业家们带来另一番体验。

艰难起步在中国,更为大众所知的运动是乒乓球、羽毛球等,近些年人们也开始关注起F1方程式赛车,但美洲杯帆船赛(下称“美帆赛”)却很少为人所知晓。究其原因,由一句圈内流行语可见一斑:“小资玩保龄球,中产玩高尔夫,富豪玩赛车,至于富豪中的富豪,他们的选择是帆船。”

2005年,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作为B轮投资人的信中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汪潮涌,赚取了百倍的投资收益,随即也有了组建中国帆船之队参加美帆赛的想法。“当时觉得赚了钱嘛,又被邀请去欧洲看美帆赛。在马赛的外海,一边是港口,一边是基督山伯爵被囚禁的伊夫岛,当时的场景让自己变得非常冲动,想组建一支中国的帆船队,与这些欧洲的航海大国一较高下。”

但当丰满的理想撞击到骨感的现实时,困境不言而喻。“我记得回来找国家体委,提议组建中国帆船队,他们当时说这个太难了,像攀登珠峰一样。没有教练、没有设计师、没有船、没有管理团队,也没有资金。如果要政府办,那就是十五至二十年的事;如果民间办,我们给你授权。所以我就先拿到了授权十五年。”

但拿到授权仅仅是开始的第一步,关键问题是钱从哪里来。美帆赛中国之队参加一届的花费需要3亿元?4亿元,因此当时的媒体也给汪潮涌扣上了做最奢侈运动的帽子。政府层面支持有限,而这项运动更不是大众化的群众体育活动,即便那些身价过亿元的企业家老板们,当时也对汪潮涌的提议丝毫不感兴趣。

“我拿到授权以后,刚开始没想自己一个人做,就去找搜狐、百度、阿里巴巴,说你们这些新一代企业家应该学习美国甲骨文帆船队队长拉里?埃里森,航海是一件非常好做品牌的事情,结果他们都没有响应。”碰壁之后的汪潮涌把目光转向海外,需求合作伙伴。

中国之队汪潮涌为了能够当年就参加美帆赛,想到最快的办法就是收购一家现有的美帆赛船队;而当时法国的“挑战者”队也正在中国寻找合作伙伴,希望在中国推广这项赛事。双方一拍即合,迅速达成合作意向。没有人愿意成为中国的拉里?埃里森,汪潮涌只能选择与法方成立合资管理公司。合资公司计划在三年内投资4亿元,但这在美帆赛中也只能算是中等规模的投入。汪潮涌作为公司的唯一中方股东,占有不到50%的股份,是单一最大股东,其余四家均为法方股东。按照股权比例,汪潮涌在之后三年中需要承担“中国之队”1,000多万欧元的投入,并且这笔投资与信中利集团没有关系,是以他和夫人李亦非的家族名义投资于“中国之队”管理公司的。汪潮涌与法国四家股东负责“中国之队”的投资和运营,作为行业主管的国家体育总局、国家体育总局水上运动管理中心则可以专心负责赛事管理、运动员的选拔及培训。当时的船队主力仍旧是由法国挑战者队的运动员担纲,法国面孔占了绝大多数。拥有了自己的帆船队,汪潮涌如愿以偿地带着中国之队参加了第32届美帆赛,那也是美洲杯150多年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中国的船队和中国的船员。汪潮涌说,从郑和下西洋到现在,600多年过去了,中国人终于回到了世界最顶级的大帆船赛场。在汪潮涌看来,组建中国之队并不像媒体说的那样只是烧钱,其中凝结着更多的探索精神和商业价值。2006年,第一场比赛在西班牙,比赛之前,当地发生了焚烧中国商品事件,当地媒体也充斥着对中国商品廉价劣质的报道,对中国企业和企业家的评价极为偏颇,而汪潮涌认为中国之队在帆船赛上的出现,大大改变了他们的看法。“后来我们去比赛时,西班牙的媒体看到了另一面,说中国还是有很多有精神追求的企业家。”

对于自己一不小心成了中国帆船运动的“拓荒者”,汪潮涌感受到了责任的重大。“在美国,游艇和帆船总数达到了1,700万艘,平均7个人1艘;而在新西兰,每4个人就拥有1艘游艇或者帆船。我们的航海历史从郑和之后中断了六百年,现在中国的国力在增强,国人也希望能重现航海事业的辉煌,所以我们愿意关注和投资这项赛事。”

商业化之路

“中国有一批正在走向世界的本土企业,国外也有一批愿意走向中国的国际企业,它们都在寻找最佳的体育赛事作为其品牌与企业形象的载体。”美帆赛组委会主席迈克尔?博纳福的这句话令汪潮涌感触很深,这才是美帆赛对中国的最大诱惑,通过帆船赛事把商业元素融合其中获得商业赞助,是摆在汪潮涌面前的一大难题。中国之队的赞助之路不出意外地历经了诸多坎坷。在首次参加美帆赛时,汪潮涌把本土企业列在他的赞助商首选名单中,有意通过私人朋友资源,把中国一些财富新贵拉进美帆赛。但事情不像汪潮涌想象的那么容易,随着他先后接触张朝阳、陈天桥、丁磊等多位新贵而均告未果,汪潮涌更加深刻地意识到国内企业家们的兴趣不在于此。最后,瑞士豪雅集团成为中国之队的第一家赞助商。汪潮涌曾就此发表看法:“中国企业当时的体育营销意识很不够,他们考虑更多的是赞助中国之队以后能否对销售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国外很多赞助美洲杯的品牌并不完全是为了销售,例如法方赞助商是核电公司,他们的目的只是要让更多人关注核这种清洁能源。”尽管之后汇源集团正式赞助了中国之队,成为第一家赞助美帆赛的中国品牌,但仍与国外成熟的帆船队相去甚远。除了赞助,汪潮涌还看到了帆船赛事之外更多的商业机会。“引入美帆赛和建立‘中国之队’是我的一个投资路径,最终目的是投资中国的水上运动和相关的运动器材。美帆赛在国外是一项贵族运动,我们也可以通过组队参加这样的赛事来提升中国的国际品牌影响力,我认为这样的契机是赞助商们乐于得到的。”

“比如说一些人可以从事游艇帆船制造业,一些人可以搞赛事,还有的人可以进行运动服装及衍生产品的生产销售等。将来市场成熟了,还可以把活动做大,比如说开展城市之间的‘城市杯’、企业之间的‘地产杯’、‘金融杯’等比赛。”

对汪潮涌来说,帆船运动未来实现商业化突破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并不是随便玩玩。

免责声明:客运站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下一篇: 辛普森:出色航海家到成功的游艇经纪人 上一篇: 杨勇:重庆江河多,比起造飞机我更愿造游艇

推荐图文